安纳塔姐姐

继续摸鱼,

高产似那啥。
“你是奥力的学生?”
“是的。”



或许这个更适合头像 @Elellanta.Lossrilma
我直接创一个话题专门给你画安姐和暴卡吧。

安姐 安姐赛高啊啊啊!mua
(❁´◡`❁)*✲゚*

@Elellanta.Lossrilma 头像考虑不?

Apophis:

一些摸鱼

大概是寡妇安回忆录

说不定有后续

美丽啊!

树影Dairon {思考安姐的被窝是啥味儿的}:

心血来潮买了块影拓手绘板,把之前画过的一张涅娜上了个色。
新买的板子不太会用,前后画了删删了画弄了好几个晚上才画成这样,其实还可以继续画但是我实在不想动了。

泪水女神 Fui Nienna,怜悯与悲泣之神,亡灵之主与梦境之神的姊妹。

(然而涅娜在我心中还是摆脱不了lost tale里面作为"米尔寇的妹妹,曼督斯的妻子,疑似迈荣的妈妈" 那种神奇设定的印象哈哈哈哈哈哈哈!)

魔戒版《妹妹背着洋娃娃》(老梗了,就想皮一下)

鼓掌

安姐:

凯勒布理鹏老爷生前是个体面的精灵,走的时候也高高在上。


故事背景: 《霍比特人》和《魔戒》之间,比尔博回到袋底洞,天天抽抽烟,码码文。


(抽风)设定: 魔戒化成一个(傻白甜的)小姑娘和比尔博聊天,比尔博并不清楚魔戒的具体来历。


·
·


比尔博(唱): 小爷我坐在高高的手稿旁边,听眼前这个傻丫头讲她(混乱可怕)的家庭故事~


小魔戒(唱): 从前我也有个家,还有那亲爱的爸爸妈妈
(小魔戒: 我Atto Amme谈恋爱谈了四百多年呢!
比尔博: 哦哦。
小魔戒: 还造了16个我的哥哥姐姐呢!
比尔博: 哦……啊、啊???)


(继续唱): 有天爸爸发飙了,举起锤子走向了妈妈


爸爸啊爸爸他锤了4+1下,鲜血啊把墙壁都染红啦
(比尔博: 敢、敢问女侠,何谓4+1下……?
小魔戒: 就是钝头四下尖头一下啦~
比尔博: 哦、哦哦。)


妈妈的头始终也没掉下
(比尔博: 你是期待着掉下???)


她的眼睛啊看也没看我啊
(比尔博: 你和你妈关系好像不太好
小魔戒: 嗯,毕竟我是Atto自己造的
比尔博: 好像get到了不得了的东西……)


「“爸爸,爸爸,为什么呀?为什么呀!”
  “因为你妈把你的三个哥哥姐姐免费送给人贩子了!”
   “哦……”」


爸爸叫我别管他


他把妈妈拖到了旗杆下


然后爸爸一扬手——


妈妈就飞到旗杆上去啦!
(比尔博: 了不得了不得,给你鼓掌。)


·
·
————————


一直好奇安姐是怎么把摊牌挂到旗杆上去的,说不定就是盛怒之下一甩手就给扔上去了的。


·
·
·
·
最后……


“Atto,Amme去哪儿啦?”
“你Amme回娘家了。”
“娘家?”
“就是你Amme的老家。”
“那Amme的老家在哪里呀?”
“当然是哪里家人最多就在哪里啊。”


——曼督斯——


纳牟(幸灾乐祸): 费雅纳罗!你宝贝孙子来看你啦!

文明观安姐

H.F:

    “请为我披上最华丽的布匹吧,如果您已然如此完美。


    “请放下您的长发,用石墨细细勾画眉毛。您的发梢温润柔软,像最好的黄金拉制而成;您的眉拱是我见过最优雅的形状,睫毛像两枚娇嫩的蝶翅,您的嘴唇是雪地里的白蔷薇,盐粒中的粉石榴,长滩上的玉珊瑚……然而最过分的一点,是您从未意识到自己蜜蜡般的肌肤散发着一种病态的美,您让此地的女孩不再爱慕活泼的色彩,朱砂红像过时的痣,让她们羞于与您为伍。您带坏了这些淳朴的渔家姑娘,她们甚至再也不愿意大方地展示自己粗糙的手掌。所以请为我穿上这些织物吧,请为我画上最刺眼的唇妆。让您的手指展现一个工匠之手应有的模样,伤痕累累或是粗壮虬结——请像鲜活的生命一样允许扩张肿胀的静脉布满这朵花苞一般的手掌,放任干涸的皱纹包围您眼中的岩浆。请让自己老去吧,再用这庸俗的装饰掩盖您钻石一般太过锋利的光芒。您的美对这世界是一种罪:您完成了美的教育,又恐吓粗鄙不堪的人,唯有膜拜臣服于你,才有得见力量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