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纳塔姐姐

文明观安姐

H.F:

    “请为我披上最华丽的布匹吧,如果您已然如此完美。


    “请放下您的长发,用石墨细细勾画眉毛。您的发梢温润柔软,像最好的黄金拉制而成;您的眉拱是我见过最优雅的形状,睫毛像两枚娇嫩的蝶翅,您的嘴唇是雪地里的白蔷薇,盐粒中的粉石榴,长滩上的玉珊瑚……然而最过分的一点,是您从未意识到自己蜜蜡般的肌肤散发着一种病态的美,您让此地的女孩不再爱慕活泼的色彩,朱砂红像过时的痣,让她们羞于与您为伍。您带坏了这些淳朴的渔家姑娘,她们甚至再也不愿意大方地展示自己粗糙的手掌。所以请为我穿上这些织物吧,请为我画上最刺眼的唇妆。让您的手指展现一个工匠之手应有的模样,伤痕累累或是粗壮虬结——请像鲜活的生命一样允许扩张肿胀的静脉布满这朵花苞一般的手掌,放任干涸的皱纹包围您眼中的岩浆。请让自己老去吧,再用这庸俗的装饰掩盖您钻石一般太过锋利的光芒。您的美对这世界是一种罪:您完成了美的教育,又恐吓粗鄙不堪的人,唯有膜拜臣服于你,才有得见力量的希望。”



评论

热度(33)

  1. 安纳塔姐姐H.F 转载了此文字
    文明观安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