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纳塔姐姐

Nouwen:

看了一个b站评论,说hydra做了那么多坏事,还迫害吧唧,不懂为什么有人喜欢hydra,兄弟,你天真了,我们只是简单的喜欢九头蛇的男模天团,还有九头蛇形象设计部门和美容美发沙龙😂😂😂😂😂

海德里希
娘化 咩!
“我掐我自己。”
“我摸我自己。”
“我和我自己抢我老婆做的土豆沙拉。”
p7 jk “别说话。”

很久很久以前做的表情包

ECHO_浅野榮:

「一些脑内对话 」



My little deer…





“yeah…            -  I'm yours.”























                                                   



二刷完觉得疯子小科学家对于共生体的爱真的是带着滤镜 仰慕又迷狂  觉得这种生物强大又美丽✨   所以大眼睛总扑闪扑闪的盯着人家看  满脑子以身相许  (我替暴乱倒地不起谢谢)




豪车开不起  开个破三轮 ☺︎体型差暴总一只手顶卡总一个脑袋真是太妙了wwww    纤细修长的蜜糖色美味小小人类www

【暴毒】本能(注意cp,一发完)

真香理论

Gary_Eggsy_Unwin:

是作者无聊的脑洞,ooc注意注意注意,文笔也不好乱写的不用在意


虐,be,反正电影里就是be


漫画衍生出来的父子设定


确定能够接受再看……












暴乱睁开眼睛的第一个想法,是这颗星球很丑陋。




无边无尽的黑暗天空和连绵起伏的岩石,他的同类们四处散开趴在地上。大大小小的液体蠕动着,有的已经成长,有的则刚被诞生出来。




看来这里是这颗星球上繁衍后代的地方之一,它被用石头圈了起来,有人想遗传下去自己的基因就回来这里,母体是谁?不被在意。




暴乱回头看了一下,身后那个将他生产出来的液体脆弱地瘫着,奄奄一息,但很快就有另一个共生体过来,戳了戳瘫软着的,发现他已经生完孩子,于是立刻扑了上去与之交缠。




生出暴乱的共生体凄厉地叫嚷着挣扎,这是本能反应,看在暴乱眼里只是两团丑陋的黑色液体在“跳舞”,他没感觉到什么,只是随着其他幼儿一起爬出这个地方,去寻找食物,去变得强大。




在很久很久之后,暴乱才知道他的“父亲”,或者“母亲”的名字叫毒液。




暴乱是在入侵到人类身体里后学习到这两个词的,共生体的星球上没有这个的分别,弱小的同类没有任何用处,会被强行拖生育处。




这是首领死寂要求的。




死寂是最强大的共生体,他长着粗长的舌头和恐怖的獠牙,体型也比同类发了一倍,在他面前的面前随时都有被咬开了吞下喉咙的可能。




弱肉强食是唯一的规则。




暴乱在小的时候还担心有一部分毒液基因的自己会变成一个和他一样没用的废物,为此他竭尽了全力,游走在这几近荒芜的星球上使劲寻找着每一只生物和每一滴水。对于人类来说就是“虫子”和“动物”,它们藏在沙土之下,很少探出地面,捕猎者要抓住除了靠技巧还需要几分运气。




暴乱认为自己的运气是好的,他成长的速度很快,比差不多同时出生的共生体快。




这样让他在某一天被死寂挑选为重点培养对象,假以时日成为战士便要为死寂战斗,去对付其他共生体族群。




暴乱没有选择,或者说,他不介意,死寂说了好处,以后地食物都有人送上来,不用再去寻找,只不过每天会有一段时间被放进枯藤制成的笼子里,和同类对打,至死方休。




他果然没让死寂失望,毫无仁慈与害怕感的暴乱搅碎了每一个胆敢挑战他的同类,死寂看的时候会发出惊悚的笑声,发出夸奖的句子。




再久一点的时候,死寂说要让他把基因遗传下去,于是挑了个日子,将他带到生育处。




这是暴乱再次看到毒液,他花了一段时间才从几十滩液体里认出了他的……“父亲”?“母亲”?




他比第一眼看到的时候更虚弱了,正巧是刚刚生育完的,于是死寂的手下残忍地扯住了起他连同另外几只共生体扔到了暴乱面前。




“挑吧,或者你全部都要也行。”死寂才不在乎这种弱小的共生体的权利,他们全都是废物,长不大,无法战斗,只有这种功用。




暴乱并没有马上选择,他全部都看了一遍,又犹豫了好久,才融进了毒液的身体里,并带着他游到了阴暗的角落里。




“快一点,我回去等你。”死寂没有阻止他,只是叮嘱了这么一句。




毒液是听过暴乱的名字的,其他共生体交配完后会闲聊,当然他没有参加的资格,并且因为被强迫交配而没有力气,只能趴在地面听着。




他们说暴乱为死寂杀了很多同类,几乎吞噬了好几个其他族群,他看开了没有在对方缠上来的时候挣扎。顺从的话不会那么痛,他只祈祷着暴乱没有和那些喜欢用尖牙咬下自己的肉的共生体有一样的兴趣。




但意外地,暴乱只是扔下了毒液,没有强迫性地进行结合,后者缩成一团看着他,扩散在空气里的液体感知到危险般战栗着。




“我记得你。”暴乱说。




“嗯?”




毒液愣住,他不觉得自己足够被同类记住的资本,毕竟活着的时候他都没什么用,抢食抢不过,力气不够大,速度也不够快,在其他人眼里只是个垃圾,最终为了活命只好被拖进生育处。他并不记得自己生下了多少“孩子”,那没什么用,每一团小小的液体从他的泄殖腔爬出来后立刻离开了。




“你叫什么。”暴乱又问。




“那没什么意义,你并不像一个有同情心的人。”这是毒液从听来的传言认为的。




“你最好回答我的问题。”暴乱伸出了他的利爪,威慑力十足。




毒液颤抖得更加厉害,他还是害怕着的,在比自己强大的同类面前。




如果有选择,他也想要活在一个地方,自己能够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能够战胜全部危害到他的敌人,或者不再需要别人施舍食物。




可怜的弱者的自尊心。




“毒液。”他还是回答了。




暴乱不说话了,死寂和他的手下们估计现在正以为自己在撕扯着毒液的液态身体,但他其实并不想那么多,或者说,他不想自己的基因被遗传下去。




没什么用。




最终暴乱只是把毒液带出了那个令人窒息的地方,然后留在了自己的身边。死寂也只是以为毒液怀着暴乱的后代所以他才这样做,于是装作没看到。他要的也只是暴乱的臣服。








“我讨厌这颗星球,我认为我们应该去别的地方。”暴乱抬起头看着这一望无际的黑色,突然对着身边的毒液开口。




毒液正咀嚼着一块肉,那是他这么久以来吃到的最像样的东西。他的心思全在这面上,没有和暴乱交谈。




“或许有一天我能带同类离开。”他又说,“不过那得等我变成了首领,这样他们就会听我的话了。”




毒液突然意识到他话里的不对经,但仍旧没有开口,他以为暴乱把自己当成了一个深洞,什么乱七八糟的话都全部吐出来,也不需要回应。




“你会跟着我一起去。”




暴乱看着他,原本以为根本没有的情绪在体内翻涌,他也实在想不透那是什么,毕竟共生体之间是没有感情交流的,在其他人眼里看来,毒液唯一的作用就是被当成母体,他还有一条命在就得感激涕零了。




暴乱至今还是没对毒液说出他是他的“孩子”,这太奇怪了,毒液根本不记得他。或许在死寂的手下也有其他毒液的“孩子”。或许他的“孩子”后来回去了,又把他当做母体交配,产下另一个后代。没有谁知道。




暴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记住了毒液,气味?颜色?或者只是本能?




而毒液,虽然暴乱救了他,可他并没有多少想法。他也同样不喜欢这颗星球,不喜欢自己现在的处境,他倒挺喜欢有一天真的能够离开,即使这必须追随暴乱。好吧,他是个失败者,依附强者似乎没什么不对。




说真的,这块肉美味极了。这是毒液此刻唯一的念头